提到TGA,不同身份的人对其有着不一样的第一印象。

对于很多职业赛事来说,TGA是孵化、帮助它们走向成熟的摇篮;

对于解说而言,TGA曾是他们的黄埔军校;

对于很多如今退役了的选手而言,TGA是他们的起点;

对于如今很多年轻的选手而言,TGA是他们眼里成为职业选手的跳板;

……

但有一点是确定的,过去十年里,TGA在完成了自身迭代的同时也帮助电竞驱散了一片又一片地图上的迷雾。

电竞拓荒牛的十年

和过去十年里电子竞技自身的发展一样,“每一年都是新面孔”这句话同样适用于始终走在产业前沿的TGA。

虽然每一年我们都可以用一个或几个关键词形容TGA,但站在更高的维度上时,我们发现,阶段性地看待TGA,更容易看清楚TGA “电竞拓荒牛”的身份。

2010年至2013年,这四年对TGA而言是一个成长的阶段。

2010年成立时,时任腾讯游戏副总裁的程武在舞台上给队伍授旗奠定了TGA官方综合型赛事的地位。在之后的三年里,TGA从线上走到线下,从赛事走向平台。

在最大限度地吸纳不同电竞项目的同时,也证明了自己的专业性,并和《穿越火线》职业联赛、《英雄联盟》职业联赛相继接轨——2012年CFPL总决赛和2013年LPL总决赛都放在了TGA的舞台上。也因此,TGA成了一众天才选手的出道地,《穿越火线》项目的白鲨;《英雄联盟》项目的简自豪、刘谋等顶级选手都曾在TGA的舞台上大放异彩。

不仅如此,因为早于职业联赛出现,所以依靠着更丰富的经验,TGA逐渐开始向“后辈们”输送经验和人才。

如今我们熟知的wAwa、米勒、白鲨等知名解说,都经由TGA STAR练就了深厚的专业能力。这样一批人的出现成为了职业联赛发展的基石。

和十年前相比,如今的电子竞技是一个更复杂的词语,这是由电竞外在多元化的形态决定的。对电竞而言,这是一个先“内修”再“外修”的过程。

而TGA恰好是这个过程的起点。

2014年,当谢逸仙等人还在思考如何将观众吸引到太仓的LPL比赛现场时,率先完成了“内修”的TGA开始了更广泛的探索。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TGA“拓荒牛“的身份越来越明确。

2014年和青奥会的合作,开启体育化的探索进程;2015年,重新点燃女子电竞的星星之火;2016年,利用自身赛事平台的优势,率先设置多款手游竞技项目。

在塑造移动电竞浪潮的同时,也孵化出了KPL、CFPL、PEL等赛事。所以我们说,TGA率先开启了移动电竞的浪潮。

而2017年,TGA大奖赛开始走出上海等电竞重镇,拥抱武汉、杭州、广州、昆明等城市,在让这些城市见识到电子竞技魅力的同时,也为后面地域化、大众化的全面开花埋好了伏笔。

多年的发展让TGA开始呈现出延续性。导师计划让TGA STAR真正成了产业的造血机器。

当TGA在2017年发布虚拟代言人T姬,尝试构建赛事影响力时,作为一项赛事平台,TGA开始向着更成熟的形态升级。而体育化和地域化的探索也在赋予TGA这个平台更多重塑和外延的意义。

2018年至今,做了足够多的积累的TGA,与其说在继续成长,不如说在反馈中成长。

在体育化、地域化、大众化、 女子电竞等领域,TGA释放了多年储蓄的动能。

在体育化上,TGA先是承办了雅加达亚运会,将体育化从概念层面落地到了操作层面,又建立了省队模式,为电竞开辟了一条新的和传统体育融合的路径;在省队模式里,TGA联动了更多地方的电竞协会,这让TGA自身成熟完整的体系可以在更多城市落地;在大众化上,多维度的项目设置丰富参赛人群,特别是棋牌类项目,打破了“传统电竞”对年龄的束缚。

2020年下半年,借助着《荣耀美少女》的成功,TGA专门设置了《王者荣耀》女子赛。这一次,带着未来可能和职业联赛接轨的期望,TGA打算彻底激活女子电竞体系。

陈正正、梦泪、paraboy、田野,每年都有新人从TGA的舞台上一跃成为顶级的电竞明星,TGA也一直在为产业输送着新鲜的从业者血液。

城市发展的新引擎

毫无疑问,越来越多的城市开始选择主动拥抱电竞。

近两年,这种趋势被电竞在圈层之间的穿透力强化,也因此丰富了城市的类别。

以TGA过去十年的经历为例,早期,TGA落地的城市要么是一线城市,要么是对电竞不陌生的城市,比如成都,WCG2009年的举办城市;比如武汉,直播的重镇;比如长沙,曾经中国MOBA选手的摇篮;但2018年开始,海南、广州、西安,甚至一些二三线城市都逐渐被囊括进TGA的版图。

这时,我们首先要回答的一个问题是,为何城市纷纷主动拥抱电竞?电竞新兴产业的身份恐怕并不能坚实地支撑这股热潮。

实际上,TGA在一定程度上已经给出了答案。2019年6月,TGA夏季总决赛落地西安;9月,《和平精英》职业联赛落地西安量子晨电竞中心;如今,量子晨已经成了年轻人打卡消费的胜地。每逢赛事节点,西安这座六朝古都就会被来自全国各地的年轻人唤醒。

城市之所以拥抱电竞,不仅仅因为新,更因为电竞对城市具备着自下而上的重塑作用。

西安的量子晨除了观赛场馆外,汇聚了一众年轻人偏好的餐饮品牌。

借助着电竞赛事的引流作用,一个新的商区很快就进入了正常运营的阶段。而西安本地电竞产业的发展,也让更多年轻人开始选择留在西安,或是前往西安。

当这些人的数量和质量突破阈值后,不管是消费还是税收,电竞就开始重塑地方的经济结构。

在和曲江区的出租车司机的聊天里,他们对电竞赛事、对游戏的态度已经没有了最早的新奇和不理解。对这些人而言,这种曾经“新奇”的事物正在成为曲江区生活场景里的一部分,就像是多年前的互联网产业一样。

甚至,他们会推荐你去曲江的其他地方看一看。这时,融入了生活的电竞就成了当地文化的一部分。慢慢地,它也会成为西安文化的一部分。

当然,作为一种竞技体育,电竞因为其普适性更容易和城市结合,不会陷入传统体育的境地。

比如在传统体育里,冰上运动一定属于东北三省,小球运动只能在江浙地区选取人才。这是现实条件决定的。

就像电竞提供了一个公平的虚拟竞技场一样,在城市竞技文化的塑造上,所有人可能都处在同一个起跑线上。

因此,以年轻人为出发点,凭借着和城市之间高强度的互动,电竞自下而上地在重塑着城市的经济、文化与面貌。西安、海南、广州,对这些城市都一样。

拥抱TGA

然而,在谈及电竞地域化时,很多对电竞不了解的人依然会先入为主地想到那几个头部赛事。的确,头部赛事在影响力上具备无可比拟的优势。

但从北京到上海,从成都到重庆,从杭州到西安,大量的例子证明,只有达到特定的条件,电竞和城市的结合才有实际的意义,才可以被具象化地观察到。

就像我们前文提及的,必须是电竞和城市之间高强度的互动。北京和上海在电竞上的成功恰恰来自于大量电竞企业、俱乐部、赛事的长期扎根,给了更多人慢慢接触、认识、接纳电竞的时间。

而成都、杭州、重庆等地也是因为俱乐部长期的落地才在一定条件上满足了这一点。

然而,如何在其他城市复制北京和上海的历程呢?这对电竞资源的存量提出了挑战。这也是为何TGA在这一点上具备很大的优势。

一个难以否认的事实是,头部赛事能够提供的电竞资源终归是有限的,不管是赛事的内容量级,还是俱乐部的数量,头部赛事都难以支撑太多个城市的电竞发展,更遑论当下头部赛事承担了更多在市场化方向上的探索任务。

而TGA则不同,项目多、周期广,甚至是省队模式和地方电竞协会的加持,让处在TGA版图里的城市接收的是囊括了“赛事、俱乐部、赛事服务和衍生产业”的一条完整的产业链。

不同于“赛事落地两三天”这种短周期模式,TGA的模式让城市同时拥有了俱乐部、执行商和高频率的电竞内容。这条产业链在吸引年轻人前来就业的同时,也能完整地启动前文提到的电竞和城市结合的过程。

在这个基础上,TGA为城市带来了电竞资源,而城市则提供了本地的传统商业资源,前者带着电竞产业如何发展的经验和方法论,为后者普及、提供帮助;后者则提供比如场馆等本地的商业资源,对当地文化的理解,为前者提供落地的指引。所以,海南、广州等地才能在仅一年多的时间里开始呈现出自身的独特性。

这是TGA独有的优势,也是TGA能够让体育化、大众化、地域化从概念落地成现实的能力。

2016年开始,电子竞技曾经有过一段非常看重“概念化”的经历。没办法,不管是和传统产业结合,还是为相关产业赋能,都必须先经历商业逻辑上的梳理。

从2018年开始,一个更具象化的时代到来了。

当电竞失去线下的2020年即将结尾时,TGA带着年度总决赛来到了北京。曾经,北京是电竞的起点,如今,长大了的TGA回来助力其电竞的重启。

电竞十年,星火成炬,TGA曾经开启了一个时代,现在,它将开启下一个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