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微网(文/Kelven)早在今年年初新冠疫情肆虐情形下,美国和日本都相继呼吁在华的企业撤离,搬回自己国家,而政府会承担“搬家费用”。

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抛开政治层面来看,产业转移搬家其实一点也不简单。当我们细心去看产业之间上下游千丝万缕的关系后,心知“并非你想搬就能搬”的道理。

在今年4月8日,日本政府宣布政府将会在2020财年补充预算中拨出2200亿日元(约合22亿美元,158亿人民币)协助日本企业撤离中国,用于补贴日本企业将工厂迁往日本和东南亚地区,其中,235亿日元用于促进从中国到东南亚的生产基地多样化。

就在近日,日本经济产业省(7月17日)极为低调地公布了首批将制造业从中国转移到东南亚或日本的获补贴的87家日本公司名单,它们将获得总额700亿日元的补助金迁往东南亚或日本本土。

首批日企名单以资源和劳动密集型为主

与美国政府声称要全额补助在华美企撤离中国不一样,日本政府还是说到做到了。虽然日本方面非常“低调”地公布了首批撤离名单,包含了87家日本企业可获得700亿日元的补贴,但是依然上了媒体的头条,实际重点不在补贴的金额上,而是日本方面真正开始实施撤离的举动

这批公布的87家企业里面,主要产品涵盖了航空零部件、汽车零部件、化肥、医药和纸制品生产商,当中有57家将从中国搬回日本,另外30家公司会被日本转移到东南亚

部分撤离日企名单

仔细查看日本的经济产业省(Ministry of Economy, Trade and Industry,相当于的中国商务部+工信部) 在同一天里发布了两份公告。其中57家日本企业中,可能大家相对熟悉的只有夏普公司,此外还有口罩生产商爱丽思(中国)。

有媒体称,在获得日本政府的补贴后,爱丽思将开始在本部位于宫城县南部的角田市生产口罩。生产口罩所需的材料将从日本境内采购,不依靠海外供应。日本清洁洗护品牌莎罗雅同样有资格申请这一补助,诸如盐野义制药、泰尔茂和钟化等知名商家,都在名单之中。

此外有30家转移到东南亚的企业当中,比较著名的便是生产硬盘部件的Hoya公司将迁往越南和老挝。住友橡胶工业将在马来西亚生产丁腈橡胶手套,而信越化工将把稀土磁铁的生产转移到越南

信越化工

可以确认的是,虽然日本官方这两份通告的表述完全没有提到中国,原话实际是:“随着新冠病毒疾病的传播,如果让企业所需要的产品或者原材料的生产基地过于集中,会使得日本的供应链变得更加脆弱。”

这意思表示日本方面只是重新构建供应链,并没有针对中国,不过明眼人都能看清楚,这份名单里面企业所在工厂基本位于中国大陆内,实质上日本政府有一点顺着疫情这个客观因素而令更多日企撤离中国。

一名经济产业分析师李林(化名)对记者分析着:“日本政府为在华日企规划的两条线路还是很有针对性的,一是回国,二是下南洋。”

“首批87家在华日企主要是供应链上生产原材料和中间件的企业,名字应该大部分人都不熟悉,不过主要以资源和劳动密集型的企业为主。”李林表示。

如劳动密集型以生产光学和电子存储硬件的公司HOYA,其会将工厂迁往越南和老挝,其拥有PENTAX宾得相机品牌;住友橡胶,将橡胶手套工厂迁往了马来西亚;信越化工手握着很多化工以及电子行业最前沿的黑科技,其也会将稀土磁铁的生产挪到越南,而稀土磁铁这可是很多电动车,甚至动车高铁必须要用到的设备

在迁往东南亚的30家企业名单中,大部分属于资源和劳动密集型企业,迁回日本是不可能找到合适的原料和便宜的劳工,因此迁往东南亚便理所应当。

再看回迁回日本本土的57家企业,其主要是民生物资,尤其是在年初疫情发生后,由于通商经贸的暂断,导致日本在某一时间里面缺少防疫的医疗物资。

据李林介绍:“按照这份补贴的标准,生产航空零部件、汽车配件、肥料和医用物资等这类原料可以靠进口,而市场在日本本土的产品生产商,基本上都直飞回了日本。”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曾经在2002年3月5日的“未来投资会议”上表示,“在中国向日本出口的产品供应出现减少、整个产业链受到影响的担忧中,日本必须考虑让那些对一个国家依存度较高的产品和附加价值高的产品,生产基地回归到日本国内。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就尽量不要依赖于一个国家,向东南亚国家转移,实现生产基地多元化。”

按照4月份日本政府的财政预算,将会有2200亿日元的财政补贴帮助撤出中国的日企,首批公布的名单采用了700亿日元,这说明随后还至少会有第二或者第三批的撤离名单

虽然首批撤离名单中撤离的规模和影响对中国来说还是相对较小,同时还并没有直接影响半导体和科技终端行业,但是我们也需要警惕这次是由政府层面发起的在华日企的行动,做好风险预案。

日本政府要求日企撤离中国的原因

实际从近年来的一些迹象来看,日企生产线确实有正在转向越南和中国台湾的案例,如夏普中国也在准备将生产线转向越南。根据中国产业升级的进程来看,外企进行相应的产业转移是合理的,即使日企近年有转移生产线迹象,可是同样也能看到日企加大对华投资和中国大陆扩产的项目。如半导体行业所使用的原料氟化氢,还有电动汽车中电机所需要的稀土,日企还是相对依赖中国的产品和原料供应

据了解,日本首批撤出的在华日企基本是生产线设在中国,不过主要生产产品市场不在中国的日本企业,而诸如我们熟悉的丰田、本田这类主要市场在华的日企,相信并不会在撤离的名单当中,预料仍然会维持在中国的生产,并不会轻易撤离。

根据媒体披露,日本政府要求在华日企把产线迁回日本或者东南亚的目的主要是减少日本对中国供应链的依赖,当中有两个主要原因:一是中美贸易摩擦加重,增加了日本企业供应链意外中断的风险,日本需要维持关键零部件的本土化生产;二是新冠疫情初期,日本在医用物资方面短缺,这些物资大部分来自于中国,而自身对中国依赖太强导致疫情蔓延。

回顾年初由于疫情的原因,中国工厂停工,日本自中国进口规模几乎下降了一半,进而导致日本制造商必要零组件断货,而日本政府首要考量的原因应该是产业链的安全

一名产业分析师陈柏雄(化名)对记者说:“从历史来看,2012年日本对中国大陆投资是最高峰,当时有120-150亿美元,但是2013年却暴跌,只有不到40亿美元,而从2013年一直到2019年,实际均是在30-50亿美元之间,这其中原因有一定的政治因素,因此会涉及一些产业链的稳定和安全问题,为了产业链供应的安全和稳定,日本企业很早便已经把目光投向东南亚国家。”

以单一国家和地区来计算,日本是中国的第二大贸易伙伴,排在美国之后;中国是日本的第一大贸易伙伴,排在美国之前。两者的贸易依存度已经很高,要短时间“脱钩”是不可能的。陈柏雄认为:“日本方面会考量供应链是否多元化,因此日本政府一直都想做相应的产业链调整,但是永远离开中国大陆是不太可能,毕竟现阶段全球没有人可以忽略中国市场,只不过这次疫情给了一个契机和理由去做供应链布局的调整。”

大部分在华的日本企业,市场产品不在中国的是看重较低的劳动力成本和素质,加上获取原料方便而且价格实惠,而市场在中国,主要看重是中国庞大的内需市场,还能规避一定的关税,加上一定的本土自制率也是提升产品竞争力的办法。

完全撤出是不可能的,不过随着中美贸易战持续,日本在华企业也担心会被美国列入实体清单,被限制部分原料或者产品的进出口,因此我们可以看到首批的撤离日企名单中,有部分材料企业已经往东南亚转移,降低风险,未来如半导体原料氟化氢制造也有可能会转移。”陈柏雄表示。

在上世纪80和90年代,日本曾经在半导体上吃过美国方面的亏,而前一段时间日本和韩国方面的科技战也是围绕半导体原材料。因此从日本政府层面来看,日本企业不应过度依赖中国作为制造业基地,有必要将高附加值产品的制造生产迁回日本,将其他产品的生产分布在整个东南亚地区。

陈柏雄指出,日本政府要求在华企业回迁与美国以打压中国为目的不一样,其更多是从自身的角度去考虑,主要有三方面原因的考量

一是部分迁回日本或者东南亚,规避中美贸易战中的不确定因素,例如美国限制部分中国生产产品出口或者进口来自含有美国元素的产品,当然惩罚性关税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二是新冠疫情的客观原因,致使日本意识到对于中国市场的依赖,分散供应链能够提高抗风险的能力。

三是日本也想继续维持与中国政府方面的关系,毕竟还有很多在华日企是离不开中国的市场,因此竞争和合作依然是主旋律。

在商言商,日本政府这次编出2200亿日元的预算来看,其相对于日本海外投资企业的规模来看是非常少的,而从企业角度来看,首要考量并不是搬家费,而更多是成本和获取原材料的难易程度。

此外有部分日企高管表示,对于企业发展,日本政府提供的这些补贴其实并不大,相比较于中国市场的消费潜力,企业自身也会做利益的评估,搬迁产线的决定是非常难得。

警惕但不需要惊慌

虽然说日本政府的这一撤离计划比较低调,而且日本政府也很少干预企业的自主经营,但是在疫情这个客观状况下,加上中美贸易和中日关系的变化环境中,日本企业或许会遵从日本政府的意愿逐步把并非供应中国市场的产线撤离

此外我们都不应该忽视背后的最大X因素,那就是中美两国之间的摩擦。目前美国主流基调必然是抗中,而美国及其盟友会从经济、科技等各方面开始摆脱对中国的依赖,也就是我们所说的“脱钩”。

陈柏雄对记者说:“今年以来,除了美国自身外,其盟友相信也会在其压力下在经济方面减少与中国的联系或者依赖,如将一些重要供应链移出中国,在可能触及国际安全的基础设施建设中尽量把中国排除在外。”

就在前几天,英国便正式对外宣布将会在2027年前把华为的设备从英国的5G网络上彻底去除。此外在华为5G的议题上,早前美国的坚实盟友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均已经表态不采用华为的5G设备。

日本方面基本在同一时间宣布了首批撤离在华日企的名单,明面上是“新冠疫情”的原因,实质上预计也是回应了美国方面的“诉求”。

显然目前全球仍然在疫情期间,大部分世界的国家与中国在经贸方面可以算是按下了暂停键。趁着这一个暂停,日本也顺势趁着全球疫情的客观因素把投资工厂迁往别国,也算是把多年想实施的产业链重构计划真正动起来。

在主观和客观双重因素下,造成了美国及其盟友英国、日本等一系列国家与中国的“脱钩”行为的加速。不过面对外国企业,甚至只针对在华日企的撤离,还不需要过渡惊慌。

以全球产业一体化的趋势来看,近20年来,国际分工已经不断优化,各国都具有相应的竞争优势,形成产业链的分工,全球的协同合作,生产效率大大提升。

陈柏雄对记者说:“中国有相应完整的产业链,假如美国或者日本将产业链搬回国内,最多只会是部分产业链环节,全部搬回去是不可能的。以手机产业链为例,中国拥有那么多精密部件的产业链配套企业,显然仅靠美国或者日本无法满足手机厂商的需求,此外中国依然拥有劳动力成本优势、工程师红利,当然还有全球最优质的基层工人。”

经历了多年的发展后,中国目前是拥有全球最完善产业链的国家。目前中国是被联合国公认的拥有最完整产业链的国家,这意味着即使部分美日企业真的撤离中国,不论是回国还是转去东南亚,虽然初期会对产业造成一定的影响,但是长期来看对于进一步完备产业链和进行产业升级是有好处的

实际上,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中国实施的,不论是打压还是“脱钩”行为,其目的并不是100%离开中国,而是需要在谈判当中获取筹码,可以说世界范围内国家与国家之间,既是竞争也是合作,这主调相信不会变化

当然不论是美国还是日本,我们均需要从这次日本真正开始实施撤离计划的举动引起重视,警惕日本未来逐步从产业链各个节点开始慢慢撤退而带来对中国产业的伤害。

陈柏雄表示:“虽然说短时间内要完全撤离或者脱钩难度很大,但是温水煮青蛙,各个产业均需要做好风险预案,尤其是对于半导体材料这类高端领域,毕竟目前中国的材料技术和水平与日本仍然有很大的差距。”

有媒体分析指出,日本政府向公司提供补贴,以促使它们离开中国,进而实现所谓供应链多样化,但这种做法不大可能促成大批人员回流日本或前往东南亚国家。他们也随机对5家日本企业进行采访,得到的回复是继续在中国生产,理由便是中国仍然是他们最重要的市场。如果贸然把业务迁往其他地方,不仅代价巨大,而且在当下时局里面也会造成混乱。(校对 Andrew)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